自工作以来,心中平添了许多烦恼。理想与现实之间的落差,人情世故的困扰,前路未知,漫漫悠长,真真剪不断,理还乱。小假最后一天,春日正好,做茶的朋友邀我上山品茗,我欣然而至。

茶室古朴雅致,我们于窗前茶桌相对入座,一人煮茶,一人静观,只听得舒缓轻柔的古琴乐曲和几声窗外的鸟鸣。

友人轻轻打开茶罐,一阵茶香入鼻,只见这根根绿枝紧致纤细,宛若莲心,故此得名莲芯茶。友人随即取来一支茶则,缓缓从茶罐中拨出一撮绿茶,投入刚刚用沸水暖过的玻璃茶杯,湿润的茶香持续迎来。友人并不着急入汤,而是轻轻拨撩杯口的热气,感受茶香,转而示意我闻香,我便学着她的样子,端起茶杯靠近面颊,微微煽动手掌,撩拨热气,那气裹着茶香,就像嵌着抹茶粉的糯米团子,丝滑流畅,让人差点忍不住用味蕾来享受。

此时,煮水微沸,但友人并不着急注水入杯,而是静置一旁,与我道来这静候的功用。原来是这莲芯绿茶必用八十度左右的水才可,水温高了,会破坏叶绿素和茶多酚,茶汤容易变黄,失去原有的芳香。言毕,朋友高提水壶悬于半空,对准杯口,倾壶而下,并娴熟地摆动手腕,上下提拉注水,反复三次。那莲芯茶枝在水的激荡下,上下翻腾,继而慢慢缓和沉静下来。友人示意我先品尝这第一杯莲芯,转而才为自己的茶杯内注水。我感谢她的好意,并不着急品饮,趁着友人泡茶的空档,细细端赏起这诱人的茶汤来。

茶汤光莹透亮,有些许绿意,但并不厚重,更像一种沁着黄的淡雅绿。莲心在杯水中渐润伸展,有些浮于茶汤之上,有些静静地沉于杯底,还有一些悬于汤中,横七竖八,颇有生意,仿佛一群恣游于水晶世界的鱼苗儿,玲珑精致,自主沉浮。我竟不忍破坏这绿意盎然的水中世界。于是,我探身近杯,轻轻吸上一口这温清汤水的氤氲之气,清和淡雅,这是春的气息,亦是生命的清醇,又如夏夜里拂面的清风,轻轻唤醒了各方慵懒粗钝的感官。

叶子终于自由舒展开它们翠嫩的薄翼,满足地打了个哈欠,慵散地窝在杯底。而友人的茶汤也满上了。我正襟危坐,捧起茶杯,与友人互敬,缓缓啜上一口,让这玉液淌过舌尖,抚过舌面,嵌入舌根,淡润爽口,余韵留齿,只稍几秒,便有甘甜之味自喉头泛起,而后乃至整个口腔都沁溢着鲜醇,令人回味绵长。

我说:“这茶,初入口时仅是清淡,并不瞬间抓人味蕾,只是稍等片刻或是第二口,才泛起清甜之味,没有耐心还真品不出味呢。”

“是啊,这回甘之味,非得细品才可得,若是急不可耐,等不及烹制,等不及酝酿,囫囵吃茶,则甘味苦味一应俱无。何来细品呢?”友人回应我。

我们又谈起许多往事以及互问近况,我感慨于她基本没有变化,虽长我几岁,却察觉不出岁月沧桑的痕迹,依旧平淡自然,温婉恬静,问起缘由,她莞尔一笑:“可能,我长了一颗茶心吧”,见我困惑,继续说道,“每日沉浸于制茶、烹茶之间,常常有感于生活好似烹茶,需得耐心精制、静心品味,才可能在平淡处体尝出生活的原味。”

“可是,生活常常让人觉得苦涩无味啊。”

“苦涩之感,是你的味蕾传递的,不是吗?”

我不由一怔,一时无言以对,默默呷了一口清茗。这一口,馨香四溢,甘味涌动,直入肺腑。

好一杯莲芯茶,好一位茶心人。

汤杯见底,我开始饶有兴致地自斟漫饮起来,渐醉于这淡淡的茶味中,恍惚间走进了茶心佳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