想通就在这两三天,淅淅沥沥的落雨天中。

三年来,千百次问自己的内心,要作何选择,一个一个念头行色匆匆,还没坐热乎,就被后来者赶下了车。

我终于敢于承认自己的软弱自卑又不甘心,迷乱盲从又不认命。

总是只看到自己没有的,忽视并且自以为不值一提的已拥有的存在。

身边人一如既往地陪伴着我,倾听,分析,鼓舞,我却一次次地陷入自制的泥沼不肯脱身,自怨自艾甚至迁怒所能忍受的那些亲密的人儿。

懊悔和自责,常常淹没自己,没有身边的他,把我从情绪的沼气池中拖出来,要么沉沦要么原地爆炸。

我很幼稚,理想主义又无法直面生活艰涩和无奈的一面,多以逃避自欺欺人。

他们和她们说,我眼中有光,心中有理想,敢把自己扔那么远,羡慕。

我说,我也曾暗戳戳地羡慕着他们清晰的按部就班。

我说服不了自己,就像弄不清原理就学不下去的牛角尖必须要钻,很耽误时间。

我当然后悔,如果可以遇到曾经那个自己,我想和她多些交谈,告诉她我的心路历程,告诉她能遇到,别迟疑,要珍惜。

我终于可以开始接受过去真实的自己,那样的平凡,普通,甚至是平平庸庸,瞻前顾后,不敢对自己负责。

我也终于可以为自己辩护一次。

经历过的,不是浪费,它一块一块地拼凑成了我现在的样子,把我推到如今的境遇,让我必须直面内心最大的困惑:愿意为何种事业燃烧从今往后三五年甚至更久?

那些最瞧不起的自己的弱点,竟然也成了一些特性,一些可以促成我去做这件事的因素。

不可思议。

感谢我最亲密的好朋友及伴侣,刀子嘴豆腐心的父母,心理学领域的新朋友,以及唯物辩证法。